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許是命裏註定,我無從選擇


我們都要為自己的年少輕狂付出代價。即使滿身傷痕,也只能安然接受。 我們終將背道而馳,此後,再也不會有交集。 壹直都很喜歡這話,即使說了百遍,但依然喜歡著。許是命裏註定,我無從選擇。

不想放棄,但我找不到理由去繼續。想把自己灌醉,流連在燈紅酒綠間,至少那時,不用煩心去想壹些無關痛癢卻甩也甩不掉的願景村 洗腦問題。

我們總是在不停的創造記憶,然後不斷的回憶。

曾有人問過我,相不相信緣分,那壹刻我突然覺得好笑,卻也只是說:曾經信,現在,不信。
相遇成緣,而不是因緣而遇,畢竟世間沒有那麽多緣分讓我們相遇,於是壹直以為相遇即緣起,然後,是記憶的開始。至於結果,似乎顯得不再重要。

有那麽壹瞬,很想相信緣分,但最終吐出口的話也只是那句:曾經,現在,沒有以後。


我想種壹樹梨花,待到梨花開滿枝頭,白白的壹片,當夕陽西下,壹抹緋紅落在樹間,梨花染了紅,變得有生氣,不再落寞。隨手翻壹頁書,靜靜坐在樹下,細細品讀,不再染指紅塵。

我想種壹城薔薇,待到七月,滿城的紅色,遠遠的願景村 洗腦看著,在日暮下鮮紅似血,紅的刺目,盡管如此,心裏卻有少許的暖意。讓每壹個夏末,不再那麽荒涼。


那座城池,突然變得荒蕪。

許是年少無知,小時候總是好的,那時的我們坐在沙灘上,建造屬於自己的城堡,最後壹捧沙落下的時候,我們高興的拍手大叫:我們有自己的城堡了。然而,卻在下壹秒,海水將城堡盡數淹沒。那壹刻,我們哭著相互安慰著說,以後要築壹座屬於自己的城,那天起,我們心裏都有著壹座城。

數年後,我們終是被現實無情的打敗,我們都已不再是我們,妳做了他人夫,我為他人穿上嫁衣,壹切都變得陌生,變得生疏。從什麽時候起,那座城已經變得荒蕪沒有生氣,只剩壹片廢墟。

那個夏末,突然有些荒涼。

最初的夢想與誓言都變得不堪回首。最美的曾經都變成了向往。我們在那個夏末離開了那座成,變得不認識彼此,也不認識自己。

我們都是被陽光擱淺的願景村 洗腦孩子,在陽光下,眼中盡是憂傷,陽光穿透身體,何時,我們已經被荊棘刺的千瘡百孔,任由陽光肆意從身上穿過,變得那麽不真實。

恍惚間,那個夏末早在我們離開時,已經開始荒涼。


夢醒的午後,是暖暖的微光。

初秋代替了夏末,陰雨趕走了暖陽,何時是秋,何時是夏,我已分不清楚。

這樣的時節,最是適合懶人,下雨時節,躲在床上睡懶覺,好不愜意。

笑,我們心裏都住著壹個小懶人,喜歡睡覺,喜歡做夢,夢裏可以隨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

暖陽透過紗窗落在房間,如少年的心溫暖怡人,壹縷陽光映入眼簾,示意我們,夢醒了。

夢醒的午後,有少許的暖意,嘴角不自覺微揚,塵埃落定之後,壹切都歸於平淡。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