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落葉飄零



驀然回首,花開依舊,繾惓流光、容顏易老、走過季節的繁華與荒涼,踏過塵世的滄海桑田,紅塵世界,歲月用時間將曾經的愛,裝訂在歲月的素箋上,打開,便是美好;塵封,便已無悔。

落葉飄零,將最美的思緒用真情填滿溫潤,在寒風蕭瑟之時,讓相思化作漫天雪花,飄零在燃盡風華的季節裏。一路走來,寫過那些曾經纏綿的風花雪月;聽過那些曾經花前月下的誓言,看過繁華世界多少物是人非的風景;走過多少聚散依依的旅程;有多少情是隔水觀望的花,有多少人是到達不到的彼岸。我不是你的康泰旅行團一簾幽夢,而你,卻早已是我的千轉百回。一曲紅塵,為你落英傾城;一夢隨風,絢爛你的蒼穹。你許我一生繁華,讓我用盡一世凋零,在紅塵的輪回裏,我不肯獨自老去,不是因為害怕消了顏色,散了芬芳,只是因為捨不得與你別離。

今晚的夜色,依舊帶著絲絲落寞,我把那淡淡的相思,寄語了明月,不知那燈火闌珊的深處,你可曾聽到那風中我淺淺的吟唱。也不知,我寫在素箋上的片片愛語,是否已在你停留的地方飄落?指尖的記憶,刻下了鉛華的滄桑,驚鴻一瞥的溫柔,停留在耳際的笑語,都藏在了逝去的年華裏。風塵裏繾綣的情事,落在眉間的相思,又有幾人堪破了紅塵因果與惆悵,一念緣起,萬水千山,一念緣滅,滄海桑田。若水三千,瘦了一生思念,錯落浮華,瘦了一生眷戀。書不盡想念,言不盡離愁,留不住過往雲煙,挽不住淚水潸然,只是那一簾幽夢該怎樣輕描淡寫?

紅塵世界,每分每秒都有許多故事起起落落,也有許多心情浮浮沉沉,當繁華過後或許剩下的皆是雲煙。夢醒時,在雪花飄零的場景中獨坐,倚靠在流年的時光裏,遙望著遠處逐漸消散的風景。回顧曾經與你的緣起沉浮,猶如一場絢麗的煙花轉眼即逝。歲月裏,誰又能經受光陰的逝去,留住那似水的流年?心未止,念依舊;曲未盡,人已散,經年的莫失莫忘,早已散落在滄海桑田間。花前月下的童話裏誰又對誰許下海誓山盟的諾言,這些都不重要了,時光在擱淺,或許有些感情,遇見,交錯,已然是最好的結局。

莫道前世,只言今生。距離之遠,不過人心;世態之涼,不過人情。昨日的你,我已不想憶起;今日的你,我已不再熟悉。看時光過盡,獨為你譜一曲,千年戀歌,甘願為你舞盡一世芳華,花期如潮,等不到的天荒地老,貪戀了這塵世風花雪月的飄渺,掛滿淚珠的眼角,誰會為我輕輕拭去這傷透我心的毒藥?繁華三千,不敵一指流沙。寒月冷朱花,塵煙染芳鬢,滾滾紅塵,誰是我的康泰自由行開始,誰又是我的結局?

一路風塵,一路滄桑,蹣跚的腳步,靜靜地沉思。有多少曾經說過永不分離的人,已經散落在天涯?有多少意欲長相廝守的人,被阻隔在了歲月的門外?又有多少不該失落的美好,只能珍藏在彼此的記憶裏?也許最美的風景不是在路上,而是在心裏;最美的陪伴,不是朝朝暮暮,而是心靈相守;擦肩而過的緣,卻留下永恆的瞬間;無需語言,那眼眸裏訴說著千般的纏綿;無需回眸,那身影依然是我心中最美麗的風景。

一花一四季,一歲一枯榕,誰知流年夢,擱淺亦成空。你已散卻在天海一邊,任我如何的追溯,始終也無法趕上你遠去的步伐。故事落幕,年華不再,歎時光扼殺了青蔥的容顏,還是情深緣淺錯種了多少離別恨?如果說,我們只是陌路相逢,那就讓過往的風,帶走這一頁時光的記載,編制成一首無聲的康泰導遊歌謠,回蕩在歲月的夾層裏,悠揚著你我、纏綿的旋律。
PR

盆栽動物


辦公室裏的盆栽植物不少,綠蘿、吊蘭、仙人球。盆栽動物也不少,我們,男男女女。

盆栽植物蔥翠欲滴,隨空調風搖曳;盆栽動物們卻一動不動,兩眼盯著發光的屏幕,枯癡傻呆。這個世界變化太快,達爾文卻永不過時,盆栽動物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盆栽植物一天天更加適應盆栽的大學商科生存方式。

辦公室裏,我們都是盆栽科的,共同特征是久坐。區別是植物的久坐是天生的,自然隨性;我們是後天的,久坐只能傷筋傷骨,傷腦傷胃。而且,植物信仰陽光,相信命運;而我們奮勇打拼,只虛妄地夢想,哪天能創造奇跡,屌絲逆襲。

作為動物,千萬不能不知天高地厚,覺得自己有多麼高級。人家盆栽植物白天在窗口曬太陽,晚上在窗簾內酣睡,我們盆栽動物呢?沒錯,我們的確有腿有腳能走動,但這是為上班服務的,上班必須准時准點,切記別忘打卡,不然,說不准哪一天,辦公室就把我們給辭退了。

盆栽動物唯一的優勢是午飯後能出門轉一轉——散步,聽起來悠閑,實際更符合防風的特征。除此之外,一天中你還有見到陽光的酒窖機會嗎?

但只要出門,總有相遇,即使不遇到驚喜,也能遇到天氣的轉換,路邊的花草發芽了,樹葉黃了,落了……可是無論走多遠,你總得回頭。

看一眼我們經年累月地坐在裏面的那棟鋼筋水泥大樓吧——要仰著頭,像看一顆冰藍色的巨型植物,風吹過來吹過去,它一動不動。看久了,想一想,是不是覺得它又像極了一個凝固的東區,盤踞在那裏,張著大嘴,在早晨把我們吞進去,到了傍晚再把我們吐出來——這中間,是我們自願的。

低下頭,又感覺鋼筋水泥似乎不是冰冷的,畢竟裏面有那麼多人的過往,有無數過客的短暫停留,有視此為家的成員與它的難舍難分。

實際上,誰不曾在哪裏有過憧憬和幻想?無論是忙碌還是虛度,年華畢竟是一天一天流淌過去了,我們這些盆栽動物,更新、換代、進化、升級,像極了一股又一股新鮮的搬運服務血液。

哪怕我們一輩子也捂不熱一座大樓,可是那裏會留下我們的體溫。

人生的境界


哲學的任務是什麼?我曾提出,按照中國哲學的傳統,它的任務不是增加關於實際的積極的知識,而是提高人的精神境界。在這裏更清楚地解釋一下這個話的意思,似乎是恰當的。

我在《新原人》一書中曾說,人與其他動物的不同,在於人做某事時,他了解他在做什麼,並且自覺地在做。正是這種覺解,使他正在做的事對於他有了意義。他做各種事,有各種意義,各種意義合成一個整體,就構成他的人生境界。如此構成各人的人生境界,這是我的說法。不同的人可能做相同的事,但是各人的覺解程度不同,所做的事對於他們也就各有不同的意義。每個人各有自己的人生境界,與其他任何個人的都不完全相同。若是不管這些個人的差異,我們可以把各種不同的清潔服務人生境界劃分為四個等級。從最低的說起,它們是: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

一個人做事,可能只是順著他的本能或其社會的風俗習慣。就像小孩和原始人那樣,他做他所做的事,然而並無覺解,或不甚覺解。這樣,他所做的事,對於他就沒有意義,或很少意義。他的人生境界,就是我所說的自然境界。

一個人可能意識到他自己,為自己而做各種事。這並不意味著他必然是不道德的人。他可以做些事,其後果有利於他人,其動機則是利已的。所以他所做的各種事,對於他,有功利的意義。他的人生境界,就是我所說的皮膚問題功利境界。

還有的人,可能了解到社會的存在,他是社會的一員。這個社會是一個整體,他是這個整體的一部分。有這種覺解,他就為社會的利益做各種事,或如儒家所說,他做事是為了\"正其義不謀其利\"。他真正是有道德的人,他所做的都是符合嚴格的道德意義的道德行為。他所做的各種事都有道德的意義。所以他的人生境界,是我所說的道德境界。

最後,一個人可能了解到超乎社會整體之上,還有一個更大的整體,即宇宙。他不僅是社會的一員,同時還是宇宙的一員。他是社會組織的公民,同時還是孟子所說的\"天民\"。有這種覺解,他就為宇宙的利益而做各種事。他了解他所做的事的意義,自覺他正在做他所做的事。這種覺解為他構成了最高的人生境界,就是我所說的進口奶粉天地境界。

這四種人生境界之中,自然境界、功利境界的人,是人現在就是的人;道德境界、天地境界的人,是人應該成為的人。前兩者是自然的產物,後兩者是精神的創造。自然境界最低,往上是功利境界,再往上是道德境界,最後是天地境界。它們之所以如此,是由於自然境界,幾乎不需要覺解;功利境界、道德境界,需要較多的覺解;天地境界則需要最多的覺解。道德境界有道德價值,天地境界有超道德價值。

中國哲學的傳統,哲學的任務是幫助人達到道德境界和天地境界,特別是達到天地境界。天地境界又可以叫做哲學境界,因為只有通過哲學,獲得對宇宙的某些了解,才能達到天地境界。但是道德境界,也是哲學的產物。道德認為,並不單純是遵循道德律的行為;有道德的人也不單純是養成某些道德習慣的人。他行動和生活,都必須覺解其中的道德原理,哲學的任務正是給予他這種覺解。

生活於道德境界的人是賢人,生活於天地境界的人是聖人。哲學教人以怎樣成為聖人的方法。我在第一章中指出,成為聖人就是達到人作為人的最高成就。這是哲學的崇高任務。

在《理想國》中,柏拉圖說,哲學家必須從感覺世界的\"洞穴\"上升到理智世界。哲學家到了理智世界,也就是到了天地境界。可是天地境界的人,其最高成就,是自己與宇宙同一,而在這個同一中,他也就超越了理智。

中國哲學總是傾向於強調,為了成為聖人,並不需要做不同於平常的事。他不可能表演奇跡,也不需要表演奇跡。他做的都只是平常人所做的事,但是由於有高度的覺解,他所做的事對於他就有不同的意義。換句話說,他是在覺悟狀態做他所做的事,別人是在無明狀態做他們所做的事。禪宗有人說,覺字乃萬妙之源。由覺產生的意義,構成了他的最高的人生境界。

所以中國的聖人是既入世而又出世的,中國的哲學也是既入世而又出世的。隨著未來的科學進步,我相信,宗教及其教條和迷信,必將讓位於科學;可是人的對於超越人世的渴望,必將由未來的哲學來滿足。未來的哲學很可能是既入世而又出世的。在這方面,中國哲學可能有所貢獻。

冬日,揮別最後一片


天冷了,似乎說冷就冷了,前些日子明明還是暖陽明媚,一場風雨說來就來了,毫無預兆的,冷的叫人措手不及。如同現在,坐在這裡,手腳冰涼,蜷縮著,咀嚼著從心底不斷鑽出來的寒氣。這樣的季節,像給人當頭一棒,清醒的jobs分明。那一絲絲的冷,噬骨,鑽心,彷彿心裡一下子就跌進了什麼東西,這麼沉,這麼疼。

一個人的冬天,習慣的把自己鎖在房間裡面,把音樂開到最大聲,我以為那樣就不會覺得孤寂,就不會思念。那也只是我的自以為是而已,終究還是逃不過消化系統回憶。音樂淹沒了思想,心底深處也開始泛泛作痛,我逃掉了孤寂,可卻逃不出過去。

坐著,蜷縮著,麻痺了腿腳,卻麻痺不了思想。站起來,輕輕的噓一口氣,一團白霧裹著一份溫暖裊裊升空,在半空中伸展,氤氳,半晌又匯入了乾冷的空氣。剛剛燃起的一點希望有破滅了,消失得輕悄而又平靜,彷彿從來就不曾有過,又恍惚有過這末一份特別的濕潤。站在陽台上,樓下的樹,依稀還有些綠意。小樹長大了,長成大樹,到了冬天便成了老樹,老樹枝椏交錯,只有幾片稀稀落落的葉子點綴著生命的痕跡。樹皮微現焦黃,彷彿在火上烤了許久,煎熬的失了神采,半捲曲著,好像隨時都會墜地。一陣風吹著,落下了些許的葉子,可你不知,謝下的,何止是葉子,還有一顆斑駁的office interior design心。

冬日的天空,一成不變的灰沉,死寂。偶爾飛過的一兩隻鳥,提醒著,還有喘息的存在。這樣的日子,我喜歡敲敲寫寫,即使寫不出什麼,刪刪減減的,也覺得心安。寫不出深邃,寫不出哲理,也寫不出深情,但最想寫的卻是這一刻,這冷冬裡的一絲溫暖。我一遍遍的尋找,我以為,就這樣找著、走著,會找到那絲溫暖,找到思念所在的地方。可是,我從不知道,我走著,他走著,我們就像旋轉的iPad cases木馬,追逐著,卻從來都不會依偎著同行。

我在思念與孤寂中游走,思念能有多痛,痛有多濃,心碎了才懂。我流著淚又走過了這個寒冷的冬天,我一個人迎接了多少黎明,又送走了多少個春夏秋冬。最疼的疼是原諒,最黑的黑是絕望。行走著,沿途的風景,我只能邊走邊忘。我們始終都在練習微笑,然後終於變成不敢哭的人。或許那一天,我們都不會再哭了,因為沒有了眼淚。我也開始明白,很多事情,強求也是沒有結果,即便緊緊地握在手掌中,也會如沙般,從指縫間,一點點的漏下。幸福,很短很無奈!等待你的關心,等到我關上了心。走完同一條街,回到兩個世界,想你的時候有些幸福,幸福得有些難過,所謂最難忘的,就是從來不曾想起,卻永遠也不會忘記。誰把誰真的當真,誰為誰心疼,多謝你的絕情,讓我學會死心;當眼淚流下來,才知道,分開也是另一種明白。在有些故事裡,注定我只是一個配角,而有些人只是我世界裡的Pretty renew旺角過客。有那麼些天我活在思念裡,感受著冷冽,看著不是很藍的藍天,淚水浸濕了窗台的一邊,一天一天,一年又一年,最終將整個窗蔓延。在不透風的罅隙間,只有青苔呈現見證歲月匆忙捉不到邊。

不想再想你了,不想再向你在那裡會不會冷,不想再想你有沒有穿的足夠暖,也不想你有沒有好好地照顧自己。你的一切的一切,終究與我無關了。那麼,請你保重,請你一定、一定要幸福。冷冬裡,我最後一次想你,最後一次遠遠地看著你,然後,請讓我們各自轉身,忘記彼此。

風,吹掉了那片落葉,也吹掉了我最後的一絲想念。此後,願各自安好吧。

カレンダー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