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冬日,揮別最後一片


天冷了,似乎說冷就冷了,前些日子明明還是暖陽明媚,一場風雨說來就來了,毫無預兆的,冷的叫人措手不及。如同現在,坐在這裡,手腳冰涼,蜷縮著,咀嚼著從心底不斷鑽出來的寒氣。這樣的季節,像給人當頭一棒,清醒的jobs分明。那一絲絲的冷,噬骨,鑽心,彷彿心裡一下子就跌進了什麼東西,這麼沉,這麼疼。

一個人的冬天,習慣的把自己鎖在房間裡面,把音樂開到最大聲,我以為那樣就不會覺得孤寂,就不會思念。那也只是我的自以為是而已,終究還是逃不過消化系統回憶。音樂淹沒了思想,心底深處也開始泛泛作痛,我逃掉了孤寂,可卻逃不出過去。

坐著,蜷縮著,麻痺了腿腳,卻麻痺不了思想。站起來,輕輕的噓一口氣,一團白霧裹著一份溫暖裊裊升空,在半空中伸展,氤氳,半晌又匯入了乾冷的空氣。剛剛燃起的一點希望有破滅了,消失得輕悄而又平靜,彷彿從來就不曾有過,又恍惚有過這末一份特別的濕潤。站在陽台上,樓下的樹,依稀還有些綠意。小樹長大了,長成大樹,到了冬天便成了老樹,老樹枝椏交錯,只有幾片稀稀落落的葉子點綴著生命的痕跡。樹皮微現焦黃,彷彿在火上烤了許久,煎熬的失了神采,半捲曲著,好像隨時都會墜地。一陣風吹著,落下了些許的葉子,可你不知,謝下的,何止是葉子,還有一顆斑駁的office interior design心。

冬日的天空,一成不變的灰沉,死寂。偶爾飛過的一兩隻鳥,提醒著,還有喘息的存在。這樣的日子,我喜歡敲敲寫寫,即使寫不出什麼,刪刪減減的,也覺得心安。寫不出深邃,寫不出哲理,也寫不出深情,但最想寫的卻是這一刻,這冷冬裡的一絲溫暖。我一遍遍的尋找,我以為,就這樣找著、走著,會找到那絲溫暖,找到思念所在的地方。可是,我從不知道,我走著,他走著,我們就像旋轉的iPad cases木馬,追逐著,卻從來都不會依偎著同行。

我在思念與孤寂中游走,思念能有多痛,痛有多濃,心碎了才懂。我流著淚又走過了這個寒冷的冬天,我一個人迎接了多少黎明,又送走了多少個春夏秋冬。最疼的疼是原諒,最黑的黑是絕望。行走著,沿途的風景,我只能邊走邊忘。我們始終都在練習微笑,然後終於變成不敢哭的人。或許那一天,我們都不會再哭了,因為沒有了眼淚。我也開始明白,很多事情,強求也是沒有結果,即便緊緊地握在手掌中,也會如沙般,從指縫間,一點點的漏下。幸福,很短很無奈!等待你的關心,等到我關上了心。走完同一條街,回到兩個世界,想你的時候有些幸福,幸福得有些難過,所謂最難忘的,就是從來不曾想起,卻永遠也不會忘記。誰把誰真的當真,誰為誰心疼,多謝你的絕情,讓我學會死心;當眼淚流下來,才知道,分開也是另一種明白。在有些故事裡,注定我只是一個配角,而有些人只是我世界裡的Pretty renew旺角過客。有那麼些天我活在思念裡,感受著冷冽,看著不是很藍的藍天,淚水浸濕了窗台的一邊,一天一天,一年又一年,最終將整個窗蔓延。在不透風的罅隙間,只有青苔呈現見證歲月匆忙捉不到邊。

不想再想你了,不想再向你在那裡會不會冷,不想再想你有沒有穿的足夠暖,也不想你有沒有好好地照顧自己。你的一切的一切,終究與我無關了。那麼,請你保重,請你一定、一定要幸福。冷冬裡,我最後一次想你,最後一次遠遠地看著你,然後,請讓我們各自轉身,忘記彼此。

風,吹掉了那片落葉,也吹掉了我最後的一絲想念。此後,願各自安好吧。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