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誤會了你,江南


簾外芭蕉惹驟雨,門環惹銅綠,而我路過那江南小鎮惹了你---江南。我猜著你的心思,或許是我誤會了你。我噠噠的馬蹄聲早已告訴了你,我是個過客,不是你凝妝上翠樓所等的那個歸人。而你卻執意我是你的等待,向我訴說著你先前的寂寞,訴說著你的驗窗故事。

你的周圍百花爭豔,你是如此的驚豔,我彎下腰來,擷取了一片丁香,夾在指間。帶著憂傷的思念踱進了小小的深巷,它依舊悠長悠長……原來這小巷的盡頭是你的居所,小城的故事永遠是說不完的,清新而淡雅的過去,嫺靜而美好的現在。也許真的是那芭蕉惹了那多情的綿雨,你坐在綿雨所織成的簾中,你的心事我又怎麼能猜得透,是那樣,那樣的多情。你的淚痕通向嘴角,你吻住了那行清淚,或許你不願讓你的淚流向別人的世界吧。我,猜不透你了……

離開了雨巷,前面是灞橋,你肆無忌憚的將自己的千種風情展現在哪依依惜別的多情人身上,他們折柳,他們淚別。於是到了長亭,看見了古道,青草無涯,它嘲笑著你的輕狂,但你已不年少。

多情的你總是潺潺綿綿地縈繞著我,我自知樓兒忒小,它藏不住你的一江春水,藏不住!簾外絲絲楊柳絲絲雨,你留下我一個人,隻身退進了冥蒙之中。我卷起珠簾覓著你的足跡,卻看到風景在欄杆周遭的徘徊,可惜我竟一絲也沒撲捉到,我奢侈那如夢般驚鴻的城野醫生一瞥。但卻錯過了太多的曾今。我是個遊子終不能在你的身邊常住,何時你去了對面的茶樓,我走了,你倚門回首,玉手上已然有一支青梅。我沒有留念,因為我是個過客。

踏出小樓,卻又為何驚起了一陣鳥雀,散落一地的羽毛,那又是誰的思念呢?我不忍心再去猜,你的回首也早已喚不回我的停留,我該走了,離開你,因為我是個遊子。我的多情路遇你的繁華,我反復的吟唱,卻成了年華無法停駐的憂傷……

遲約小橋烏船家,我輕輕地走了,你沒有言語,沒有表情。我愕然了!你沒有什麼不舍,那麼,江南的煙雨調又有誰來唱呢?

驟雨停歇,你繁華如故,嫺靜如初,原來這次的路遇,不是你多情的鼻敏感把我當作你的歸人,而是我誤會了你,因為你的名字,只因你叫作江南!我猜不透你,因為你並非多情,卻是我誤會了你,誤會了江南!
PR

又見清明杏花雨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裏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蘇軾

又是一年春草綠,又是一年花飛紅。

我走進春天的雨中,走進清明的雨中。

路邊農田裏,已經盛開了沉甸甸金燦燦的康泰旅遊小黃花,嬌豔欲滴的花瓣上,掛滿了晶瑩的水珠,風一吹,顫巍巍的,伴著路邊柔柔嫩嫩的小草,一起在雨中搖擺。

杏花此時早就燦爛的開放了。粉粉的,一大片一大片,與鵝黃的楊柳相間在路邊,點綴了一路的風景。空氣中到處彌漫著青草的氣息。鄉間小路上多是拿著紙錢供品默默行走的路人,那濕漉漉的清明雨,打落了杏花,淋濕了往事。

此時,我不會再撐那把你熟悉的花傘。聽老人們說,清明雨,是逝者的眼淚。那打濕我長髮的雨滴,可是你思念我的淚嗎?

杏花春雨,落不盡傷感行人淚,道不盡斷腸行人情。十年生死間,魂斷神銷,唯有我眉痕聚哀愁;愛恨生死陰陽間,唯見青草孤寂掩黃塚。

去你墓地的路並不遠,但我走了很久。我在杏花煙雨中感悟你的蹤影。你離我已經那麼多年了,那份徹骨的心痛,我已經學會壓在心底了。我想,在你長滿青草的墓前,我已經能夠安靜的用心語和你對話。

時間真是療傷的良藥。十幾年的光景,十幾年的磨礪,我把對你的思念揉成了深夜孤燈下的喃喃心語,我把對你刻骨的癡戀與無助的歎息壓縮成眉間的康泰旅遊點點輕愁,生死陰陽兩茫茫中,我已經學會了無處話淒涼的沉默。

杏花雨,繼續落著,溫柔而冷默,沖落了你墓上的灰塵,只是不能沖淡我對你的那份情感。每年清明時分,我定會如約立在你的墓前,手持你喜歡的花束,與你相視無言良久,惟有我清淚千行。

此時,你定會和我一樣也在感受清明雨的清涼與寂寞。杏花春雨中,你我的相思與哀怨總會在這個瞬間釋放出來,不管雨聲是近是遠,那都是你我之間的一種尋找,一種呼喚,一種默契。所以,雨中靜默也就成了另一種意義。童年、苔跡斑斑的小石橋、那紫藤花樹下的老屋,還有老屋裏的那個高大神秘的瓷瓶,那些飄遠的思緒與零亂的康泰旅遊往事,總會此時一起出現在記憶中,出現在童年的夢境中。

清明雨依然淅淅瀝瀝,此時我可以把把珍藏著的痛,供奉在你的墓前,我的心語像雨中飛翔著的一只孤蝶,顫抖著,輕輕抖落在你的面前,我用已經冰冷的雙手,緊緊擁抱著你,苦苦守候記憶,與你再一次相約在清明的雨中。猶如你曾牽著我的手,去傾聽老屋裏那古老的時鐘“滴答、滴答”的聲音,猶如那年春天,也是在杏花雨中,你將我緊緊的抱在你溫暖的懷裏……

借一葉舟,請帶我去彼岸


他們說季節是人心中的年輪,一日一日流動的光芒裏,你終於忘不了的和總是放不下的,就那麼沉澱下來,一圈又一圈,鏤刻在離靈魂最近的地方。人們常常渾然不覺,只是當某一天驚訝的看到鏡中自己褶皺的容顏時,才始發現,原來滄桑年年有痕。

古詩裏寫,微風起於青萍之末。而我對著陌上窗前喧囂的紅塵常常地想,那些愛或者不愛的問題,那些情與戀旖旎糾纏裏的風生水起,是起於哪里,又會止在何方。親愛的朋友啊,我們各自重逢在各自的生命裏,這一切的一切,你懂,還是我懂呢?

天涼了,我踩著梧桐淡黃色的落葉走在風裏,看著人行路上來來往往的人群,帶著各自的悲歡離合,迎面而來,又要擦肩遠去,季節本就是這樣嬗遞的吧,而人行走在塵世裏,原來,莫不如此脆如蝶衣。

就這樣忽然的心血來潮,好想去一次江南古老的村落,好想去走一趟,那條長長窄窄的青石小巷,聽聽跫音迴響,也好想,坐一次渡船,俗世裏溺水三千,就讓光陰為槳,渡我去彼岸,別去擔心此岸的繁華如花我是否會留戀,只是陌上如煙的紅塵裏,誰,是那個擺渡的人?

佛箴裏說紅塵無愛,那麼,請允許我就此撣下這一袖的繁華吧,無論在前世今生渡我的,是那瓣紅蓮還是那片綠葉,我只想在暮色蒼茫的渡口前略過浮煙,不染纖塵。

而親愛的,你還記不記得那些悠悠光陰裏的古老故事。一個男子所鍾愛的女子嫁人了,而新郎不是他,他傷心欲絕,準備爬上斷崖一死了之。斷崖上有一個寺廟名曰白雲,在男子跳下去的一刹那,白雲寺的方丈拉住了他。施主,方丈掌心合十輕輕地說,你想不想隨我來,看一些東西你再跳也不遲。男子疑惑地隨他走進了禪房,方丈拿出一個缽,用袖子隨意地拂了一下,男子探過頭去,他發現缽裏是另外一個世界。一個女子赤身裸體僵死在路旁,過往的行人要麼掩鼻而過,要麼只是輕輕地搖一下頭,但沒有人停下來。過了一會,一個進京趕考的書生路過這裏,他實在不忍心看到女子赤著身任人觀望,遲疑了一下,便脫下了自己的外套蓋在了女子的身上才轉身離去。又過了一些日子,另外一個好心的過路人,募集了一些銀子買了一口棺材,埋葬了女子。缽裏的畫面至此漸漸隱去了。男子還是不解。施主,老方丈搖了一下頭說,這就是你的前世今生啊。路邊躺著的女子,是你今生所鍾愛的人,你,是第一個路人,那個趕考的書生。而娶她的,是第二個埋葬她的人。你與她有緣,因為她要還你前生的一衣之恩,所以她今生要陪你走過這一程,可她最終總要離去,因為她今生需要以身報答的,卻是那個前世埋葬她的人。那麼,你還要跳嗎?方丈閉口不再多言,轉身離去。男子徹悟。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生命虔誠溫柔,而我們路過的風景,愛過的人,遺憾過的往事,那一場一場又一場的陰差陽錯,那些長長人生路上舊日足跡今朝回望的一徑輕寒,原本就是如此的簡單,是嗎。可那些曾經許下的諾言,那些過往日子裏如荷般悵然的心事,那每一個猝不及防的瞬間啊,真的就可以這樣一筆帶過嗎?

死生契闊,與子成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多少個朝代的女子守望著的古老諾言就在這個有雨的黃昏從我的掌心漸漸泛化開來,象浮葉落花一般,將我的文字染的班駁陸離,也禁錮住了我的筆,而親愛的朋友啊,我可不可以就此拉住你的腳步,留你細聽,這些方方正正的字體堆積起來的,請別認為它僅僅是文字的遊戲。或許是我的筆太鈍了,怎麼就透不過這層薄薄的紙背,而我所想告訴你的那些關於生命和光陰的真實的東西,它們依舊靜靜的停泊在歲月的倒影裏,不曾稍離。

那麼今世,愛了就愛了吧,請握住那雙手,別在茫茫的紅塵中丟了彼此,就這樣一直走下去,走到天荒地老,走到歲月的盡頭,走到奈何橋的那一頭,在端起孟婆湯的那一刻,也要在心中感恩,這一生,謝謝你陪我走。

要麼此生,錯過了就錯過了吧,不要遺憾,不要怨恨,不要無休止地追問,更不要在誰是與誰非中糾纏不休,俗世本如錯綜複雜的黑白牌理,緣裏緣外的喧囂紛擾銘刻在三生石畔,我們能相遇已是不易了啊。所以,我才想告訴你,不要輕易去傷一個人,也學著忘記那些牽牽纏纏和恩恩怨怨。生命裏那些來來往往的人啊,無論他陪你走過多遠,請在註定分離的時候,好好說一聲再見,從此,你是你,我是我,我們互不相欠,各奔幸福,即使在夢中遇到了,也不要打招呼,就這麼笑一笑擦肩而過吧,九轉輪回裏永不相見。既然愛成往事,情已錯過,又何必在心底苦守,那一地闌珊。

這一去應該有輪回吧,人生本就如一蓑煙雨,滿河長風。誰可以永恆不變的守誰一輩子,什麼又叫做真正的長久?季節裏的流光如沙,轉眼就是滄海桑田,多少沉如磐石的諾言啊,今朝它們在哪里。

所以,借一葉舟給我,陌上紅塵三千,請渡我去彼岸,傳說那裏有歲月熔煉的安寧,也傳說,日日隨流水,行到水窮處,就該是坐看雲起時。

那青澀,夏天的味道


妖嬈的江南夏風微拂,水遊動影,綠意成壟,千頃的綠荷在風中搖擺,萬頃的茶山葉葉飄香,只聽那水浪拍打著岸緹,小橋人家、幽巷、瓦屋、犁田被絲絲蔥綠簇擁著,這古鎮流韻,籬笆藤葉,百花的清香,熟果的康泰旅行社清馨,輕輕的暈染了江南水鄉,那一抹燥熱的暖風漸漸吹過樹梢,吹熟了一季的果綠,這蛙唱魚騰,幽水蕩舟,荷葉與那蘆絮搖舞。霎時,一縷暖陽穿過樹林,這河水歡唱淌過農莊,流過鄉野,流過你的身旁……,我看見了,在那不遠處田埂的枝頭上,青青果子在搖曳,那青澀的味道彌漫著鄉村,紫架上的青葡掛滿了長廊,一股子芬怡飄散融在空氣裏,這心底便泛起柔柔的暖波,隨著夏的味道漸漸的渲染。

行經在翠夏的蔥蘢裏,嗅聞那清馨花香的味道,細聽雨露敲葉,觀那青青垂舞,荷韻彌漫,綠柳輕揉著河水,花蕊裏慢慢溢出芬芳的味道,透著荷葉的清涼,一塘的夏水泛綠波,鴨兒成群撲騰水中嬉戲,那蟬兒爬上枝頭動情彈唱,小城蔥蔥浸滿了梔子花樹,朵朵花兒嬌豔爭相開放,可愛花蕊低眉淺笑,動吟在夏的樹丫上搖舞,香氣飄散彌漫了小城,如一縷沁心香風來襲,吹過阡陌的綠隴上,那幸福洋溢在臉上,樂在了心裏。

我愛這夏天濃蔭翠綠青澀的味道,我喜歡爬上濃蔭的樹窩裏沾知了,在綠葉間賞花蕊吐豔,聽蟬音蛙吟,覽一場青蟲纏青葉,葉葉擁吻,樹樹相抱,任憑那鳥兒在頭頂盤旋,歌吟著夏日的綠樹濃匝,溪流歡跳,聆聽那遠處的河水奔流一路歡顏,演奏著動情的音樂。

我喜歡夏日裏迷情的雨絲飛舞,那雨後的清馨散開,青青彌漫著山崗,看那田間水車翻轉,滋潤了禾苗,繪綠了大山,澆灌了翠綠的康泰旅行社瓜田,將秀麗的江南洗的一塵不染,我喜歡夏的熱烈,夏的浪漫。

我踏上夏日的旅途,尋那迷人的風景,那青葉在山的深處瘋長,在那庭院的深處纏綿,那玫瑰,薔薇,丁香,梔子花開的正豔,一陣雨荷飄豔如此動情,染醉了我的心房。

擁進夏日午後的堤埂,那綠色在季節的河流裏蔓延,一塘的水草浮萍青青流過身旁,鄉里人搖舟劃櫓蕩綠水,魚兒躍出了水面呼吸著清馨的空氣,這暖風多情吻醉了水鄉,這熱風旋轉充滿夏的激情,驕陽中,那鄉里人又哼起了動情的小曲。

走進夏日綠色的大山,綠霧嫋繞,山道青青,亭閣綠用,鬱鬱蔥蔥,山花開滿了雜草叢,雀鳥歡歌,綠色含黛飄舞在山巔,茂密的森林景色怡然,一片夏日勃勃生機。一股山泉從幽谷裏噴瀉,輕輕的流入小溪,滑入深潭,一路山水歡唱,跳動在輕柔的綠波上,滴滴水花彈奏著夏的音符,在這大山裏演奏著動情的天籟。

站在峰之巔放飛思緒,讓我如此縱情,如此享受著大自然的美景,觀那雲煙嫋繞的詩韻,聽那行雲流水之聲,賞那簇簇翠叢松風中搖舞之韻,成片的楊梅樹、桃樹渲染了山林,那樹木熏香樂壞了啄木鳥。不遠處,祠廟裏古樂齊鳴,無數個虔誠的香客在這裏朝拜誦經,翁亭中三、五騷客品茶議事,閒談天下趣聞,盡情描摹著山靈水秀,奇林怪石,曲盡通幽,竹海詩韻,翡翠奇峰,遠古詩文,一覽的文思上心頭,這個夏天賦予了大自然那一抹頑強的康泰旅行社綠,那綠鋪天蓋地瞬間浸染了江南的秀山聖水,讓我詩興大發。

我喜歡那青澀裏飄散著一抹,如此動情,如此火熱,如此激蕩,如此仙境夏天的味道……。

無法抹去的回憶


每段回憶都會隨著時間而漸漸的被抹去,但是,在我們心底處,總會有一兩段記憶,連時間老人也無法抹去的回憶。這記憶,不是最痛心的,就是最幸福的。

藏在我心底處的,是我奶奶去世的,令我感到痛惜,慚愧的記憶。

奶奶,不高,微胖,有時還會露出一抹令人感到溫馨的笑容。但奶奶有時對外人也會有點小氣,對自家人卻很好,甚至可以說是偏袒。

小時候,家境不怎麼好,爸爸媽媽工作的很辛苦,總是早出晚歸。自從有了我們,負擔更是重,但幸虧有了奶奶,爸爸媽媽才有減輕一點負擔。但後來,在我們未懂事之前,奶奶離開了我們,去了我姑姑家,直接的離開的我們,不顧爸爸媽媽的負擔多重,不顧我們,就這樣的離開了。或許是因為奶奶當初那不顧我們,拋下我們的行為,媽媽對於奶奶有點意見似的,在我們懂事以後,總是嘮叨著奶奶的錯,是我們對奶奶最初的好印象也消失了。後來,我們開始能為媽媽做事了,姑姑打電話來說,奶奶病了,還不輕。經過爸爸媽媽的討論,覺得讓奶奶來家裏治病較好,因為姑姑忙,根本沒時間照顧奶奶,而我們能照顧奶奶。就這樣,奶奶又回到了這個她離開了10多年的家。奶奶回來後,臉色慘白,我們似乎不在乎她以前的行為,都在好好的台北套票
照顧她。奶奶也好像意識自己當初的行為對不起我們,於是,她開始的補償我們,但,我們又好像不懂得珍惜,多次的去頂撞她,是她每次都是含淚走回自己的房間。

我們懂得珍惜她時,已經晚了。那一周,奶奶突然病情加重,但我們無動於衷,不理她,我們自己上學去了。中午,回家午休,我們遠遠看見,家門口聚集了很多人,我們都在猜想發生了什麼事,這時,腦海裏閃過一面奶奶那溫馨的檸檬魚子精華笑容,雖然我那時不怎麼喜歡奶奶,但還是不想發生這件事,我馬上打消這種念頭。回家,看見爸爸媽媽和姑姑都紅著眼,準確的說,應該是說還在哭。我問怎麼了,爸爸說,你們休息後趕快去學校。我不甘休,繼續問怎麼了,爸爸帶著哭腔說,奶奶死了。這簡短的四個字,卻使我突然感到跌入了懸崖,我鼻子酸酸的,液體的東西留了下來。我跑進奶奶的房間,看到奶奶睡在自己床上,臉上掛著似有似無的笑容,很安詳。我跪下,哭著喊奶奶。奶奶這次沒有像以前一樣起來應我。這時我知道,我的生命裏,不允許奶奶的消失;在這時,我也才知道,要好好珍惜奶奶,但,已經來不及了......

那以後的日子,我有一段時間很不習慣奶奶的離去。不習慣我每次貪睡時,沒奶奶來搖醒我;不習慣我每次不寫作業,沒奶奶在旁邊嘮叨;不習慣我每次很困,想睡覺時,沒奶奶在聽京劇;不習慣,每次看不到她從她房間出來時,臉上帶著那一抹笑容......

我忘不了這段記憶,因為我很痛心,很慚愧。這段記憶,是我無法抹去的回憶。

カレンダー

09 2019/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