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山水,難解的眷念


近日看胡蘭成的《今生今世》,看得極其的緩慢,每日只讀一二節,倒不是因為樸實平淡乏味,相反有種驚豔的感覺。就像他說,桃花難畫,因要畫得它靜。而那些文字,何嘗不是畫中的桃花,一朵朵的,有紅的白的粉的,看似靜,實則那靜裏,是有幾分豔麗的。

知道胡蘭成,是緣於張愛玲。喜歡她,所以才會去瞭解他。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愛屋及烏。”儘管許多人對他沒有好感,認為他“下作”,但我還是因為愛玲的原因以及“今生今世”這四個字把它從網上購了回來。

在《今生今世》中,胡蘭成對許多的人或事都描寫得非常詳細,並且用了許多方言,也許就是那些方言,讓我與他有了親切之感。一直喜歡讀帶著方言的書,方言,不僅反映了當地的風土人情,也令書中的語言更加生動有趣。尤其用方言述說故鄉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

胡蘭成正是用這樣的方式,講述著胡村的故事,他的故事。

然,許久不曾記起的故鄉,就在那一字一句裏不經意地想起,甚至出現在夢裏。

對於山水,我有著割捨不斷的眷念,我想,是厭倦了繁華,又或是不願受物欲捆縛。山,有著曠世清幽;水,有著深遠寂靜。一直以來,希望去許許多多的小鎮,但那裏首先是如江南般街巷幽深,如麗江般古樸如畫,道旁河畔,垂柳拂水。可隨著時光的遠去,我早已被紛亂的塵世,給予太多無形的壓力,那些個柔腸百結的願望漸行漸遠。

有時,總覺得自己像一株無根的營養素浮萍,在滾滾紅塵中匆匆奔波,為了生存,為了世俗,才弄得這般身不由已。戴著面具,把自己隱遁起來,過著另外一種放逐的生活,最後,那一點點想要留住的念想與牽掛,都付諸於似水流年。

記得初中的時候讀過常健的一句詩:“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只覺這才是我所嚮往的生活。在鬧市之外,擇一偶山青水秀的地方,建一所房屋,材料全是木頭,閑時垂釣,種菜,養花,擁有與清風明月共醉的生活。當然若你要尋來,必然要穿過一條幽長的曲徑。

縱然老家沒有這般的景象———參禪的僧者,晨鐘暮鼓,曲徑通幽,然而有溪山回環,家家良田幾畝,即使田畈不大,卻也迤邐開來,別有一番韻致。

清晨,亦可見陽光從林間悠然灑下,靈動的鳥兒在樹梢清唱;暮色四起時,亦可見綠蔭掩映的院落,嫋嫋的炊煙,緩緩上升,飄過田野,掠過溪水,越過山林,直到消失在天際深處。

其中的一花,一木,一物,一人,一風,一水,同樣有著“曲徑通幽深,禪房花木深。”的禪意與美景。想來,心中無念,皆可體會禪的境界;心中有景,處處皆美景。

“人有靈性,草木亦有;人有血肉,草木則無。”現實生活中,太多的勾心鬥角,爾虞我詐。而我們在疲憊的旅遊業香港時候,需要的何嘗不是這樣的一份禪意與美景,任錯落有致的瓦舍,籬笆上盛開的野花,起伏連綿的青山,清澈如玉的溪水,來沉澱自己的心靈。

如此,更加地懷念故鄉。在那裏,才能攜一顆雲水之心,於喧囂繁雜的世界,看許多次的溪水流淌,聽許多次的風聲歌唱,賞許多次的花事爛漫,過著靜水流深的生活。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