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無法抹去的回憶


每段回憶都會隨著時間而漸漸的被抹去,但是,在我們心底處,總會有一兩段記憶,連時間老人也無法抹去的回憶。這記憶,不是最痛心的,就是最幸福的。

藏在我心底處的,是我奶奶去世的,令我感到痛惜,慚愧的記憶。

奶奶,不高,微胖,有時還會露出一抹令人感到溫馨的笑容。但奶奶有時對外人也會有點小氣,對自家人卻很好,甚至可以說是偏袒。

小時候,家境不怎麼好,爸爸媽媽工作的很辛苦,總是早出晚歸。自從有了我們,負擔更是重,但幸虧有了奶奶,爸爸媽媽才有減輕一點負擔。但後來,在我們未懂事之前,奶奶離開了我們,去了我姑姑家,直接的離開的我們,不顧爸爸媽媽的負擔多重,不顧我們,就這樣的離開了。或許是因為奶奶當初那不顧我們,拋下我們的行為,媽媽對於奶奶有點意見似的,在我們懂事以後,總是嘮叨著奶奶的錯,是我們對奶奶最初的好印象也消失了。後來,我們開始能為媽媽做事了,姑姑打電話來說,奶奶病了,還不輕。經過爸爸媽媽的討論,覺得讓奶奶來家裏治病較好,因為姑姑忙,根本沒時間照顧奶奶,而我們能照顧奶奶。就這樣,奶奶又回到了這個她離開了10多年的家。奶奶回來後,臉色慘白,我們似乎不在乎她以前的行為,都在好好的台北套票
照顧她。奶奶也好像意識自己當初的行為對不起我們,於是,她開始的補償我們,但,我們又好像不懂得珍惜,多次的去頂撞她,是她每次都是含淚走回自己的房間。

我們懂得珍惜她時,已經晚了。那一周,奶奶突然病情加重,但我們無動於衷,不理她,我們自己上學去了。中午,回家午休,我們遠遠看見,家門口聚集了很多人,我們都在猜想發生了什麼事,這時,腦海裏閃過一面奶奶那溫馨的檸檬魚子精華笑容,雖然我那時不怎麼喜歡奶奶,但還是不想發生這件事,我馬上打消這種念頭。回家,看見爸爸媽媽和姑姑都紅著眼,準確的說,應該是說還在哭。我問怎麼了,爸爸說,你們休息後趕快去學校。我不甘休,繼續問怎麼了,爸爸帶著哭腔說,奶奶死了。這簡短的四個字,卻使我突然感到跌入了懸崖,我鼻子酸酸的,液體的東西留了下來。我跑進奶奶的房間,看到奶奶睡在自己床上,臉上掛著似有似無的笑容,很安詳。我跪下,哭著喊奶奶。奶奶這次沒有像以前一樣起來應我。這時我知道,我的生命裏,不允許奶奶的消失;在這時,我也才知道,要好好珍惜奶奶,但,已經來不及了......

那以後的日子,我有一段時間很不習慣奶奶的Pretty Renew雅蘭離去。不習慣我每次貪睡時,沒奶奶來搖醒我;不習慣我每次不寫作業,沒奶奶在旁邊嘮叨;不習慣我每次很困,想睡覺時,沒奶奶在聽京劇;不習慣,每次看不到她從她房間出來時,臉上帶著那一抹笑容......

我忘不了這段記憶,因為我很痛心,很慚愧。這段記憶,是我無法抹去的回憶。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