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不是每個人都適合


青春,有人說,這是個多彩的季節,它就像一張白紙,等待著人們把它塗抹成一幅五彩斑斕的畫。生活中總是不缺少那種急於表現的人,於是在這時有人開始觸碰愛情了,他們彼此開始追問些簡單而又複雜的問題,譬如說,你愛我嗎?你為什麼喜歡我?這些從人類繁衍至今都無法有一個準確說法的問題,他們不厭其煩的問了一遍又一遍,我不知道這是他們這群人不自信,還是他們迫切需要一種理由把自己搪塞過去?一場摸著石頭過河的戲碼他們演繹的有聲有瑪花纖體有效嗎色,當然,其中也不乏有些讓人悲痛的聲音,或許,你會看到一個個青澀的果實過早的墜地,有些人衝破了世俗與人性的隔膜,釀成一曲罪惡的救贖。

青春,有人說,它是由太多的憂鬱因數聚集在一起構成的。在這個時期裏有著太多的變動,太多的掛念,太多捨不得忘記的人或事,但有時卻隨著時間植髮失敗的流逝終究我們還是遺忘了,我們忘了某些記住的模樣,忘了某些場景裏發生的事,忘了在這季記錄下的文字。這一切就像郭敬明說的那樣,許多念念不忘的人或事就在我們念念不忘的日子裏遺忘了。在雨季、花季、霧季交在一起織成一張密不透風的網,悄悄商量著如何收割這段美好時,我們終於明白有些人、有些事,一旦錯過就不再了,即使我們痛心疾首,即使我們撕心裂肺,即使我們把淚水流幹。

青春,有時它就像某個時段的梧桐樹,絢爛過後就開始褪去這季開眼頭厚重的陳皮,斑駁的膚色透露出它對新生的渴望,像是向人們詮釋著這場突破虛假繁榮的真相。看著這一切悄無聲息地發生,我也開始思索在這個季節我會不會被舊去的洪流沖進萬丈深淵,從此在這個世界上多一個記憶活在過去的瘋子;會不會同梧桐樹一樣,可以褪去自己過去稚嫩的服飾,換上一套老練的成人裝,然後開始在虛偽的人群裏招搖撞騙;會不會找到在當年那場夢幻裏丟失的自己,重新開始過活,就像一棵春季破土而出的小草。

青春,有時它會化作一場場夢裏的恐慌,以此來考驗、壯大著我的每根神經,夜裏會一次次從睡夢中驚醒,整夜整夜的失眠,然後就如同木乃伊一樣躺著,目光空洞的盯著雪白的天花板。或許靜默滯留是這場恐慌的核心所在。在這場夢裏我看到了自己充滿缺陷的人生,撒下的種子在發芽,精神抑鬱給了我最好的回報,仿佛終年不見陽光的種子,在泥土縫隙裏獲得機會綻放,生長出枝葉,擴展蔓延,然後,看著恐慌成為一棵不斷結出果實來充滿欲望的樹。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