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不羨鴛鴦不羨仙


回眸間,幾許落寞,幾許傷痛,在心間蔓延,蔓延。曾以為的天長地久,只不過是陌路的繁華,指尖上輕舞的溫柔,悱惻了一窗春風,模糊了雙眸。愛到絕路,覆水難收。蝶飛花舞,時光流逝,那朝朝暮暮,竟如煙花般璀璨一時,最後消失的無蹤無影,何處尋覓往昔女傭的舊夢。流光成逝水,任春去秋來,夢裏花開花謝。

一場花開,錯落了多少時空交織的殘影,孤錯了輪回,交織今生的緣錯,你留下的一縷香,劃作萬青絲,把我的思念編織成了網,我困在了中央,你卻忘將我放出,空等了誓言,卻終究是錯過了你,你的流年,在似錦如花的最深處,不是為我,卻亂了我的浮植髮失敗生。

一朵花語,萬千繾綣,一季芳菲,萬縷柔情。夢裏水鄉,繾綣江南。初初相遇,你回眸莞爾,一笑傾城百日香,我佇立路口,一站成景美了人群。遇見你之後,從此,我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遇見你之後,任它人間花如雨,平生至愛你一人。在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縱然流淚也是一種幸福,縱然孤單也不曾後悔,守一場心靈的地老天荒,何嘗不是一場芳華驚豔的流年。百世一夢,輕呵素手,吟一闕刻骨愛戀,書一筆滄海桑田。無論紅塵多麼喧沖繩結婚囂,傾其一生只為一人,獨守一方錦瑟,與你共築一片淨土,安然相惜,深情守候。

一節又一節的文字,記載著我們相遇的點點滴滴,一闕又一闕的詩歌,演繹著我們相知的枝枝葉葉,宛如繁花,更若清蓮,一如來者來,去者去,一片安然,遙望,在路盡處,一片暗香襲來,是你踏歌而來,淺眸,在林深處,一縷淡香飄來,是我逆水而上。

紅塵萬千,逃不過一個情果,終究轉陌,淚書託付蒼茫。一轉身,一離別,一曲離歌傷了誰?一份情,一段夢,一句分手誰人痛?昨日情,今日夢。紅塵路,皆悲傷。前世的塵,今世的風,拂過殘花淚眼,覆蓋了視線,我一遍遍的尋找著曾經,卻再也挽不住你的衣抉飄飄。陌路繁花,千山暮雪,時光之遠如斯。我的凝望,不過是紅塵中的淺唱,把時光唱成了搬寫字樓過往,把過往唱成了回憶。夢,已斷天涯。如今,應是物是人非。往事如煙,一紙愁情,亂了我的世界。今生奢望,已是夜未央,夢裏情歌成絕響。半部殘卷,一曲離歌,終,隨煙雲離散,散盡在天涯兩端的流年,落陌,成荒。親愛,今生,為你封心,畫地為牢,不言悔。等有一天,我無力再愛時,我想我會選擇守在愛的廢墟上,抱緊你殘留的溫暖。望穿秋水,阡陌悠悠,心若一動,淚就千行,註定永遠多了座情塚。

時光如水,總是無言。日子一點一點流過,歲月一季一季如梭。縱使生死無藥,悲喜無著。仍會記得,塵世,有一坐橋,名為奈何。有一碗湯,叫做孟婆。有一條河,苦渡忘川。有一方石,可記三生。有一條路,幽幽黃泉芳草枯。有一座樓,最後一眼望鄉楚。還有一朵花,花開彼岸,花葉生生兩不見。葉花世世不相逢。

一路走來,花落又花開,一季的嫣然也早已在歲月的流經處定格為記憶的永恆,有些人,一朝轉身,便是一生;有些人,一夕眷戀,便是一世。看塵世在一季一季的花開花落裏滄桑,在一場一場的草枯草榮裏變遷。誰是誰前世的執念?誰是誰今生的風景?誰又為了誰輕輕的歎息?經年之後,我們再睜開佈滿滄桑的雙眼,是否還記得初見時的唯美驚豔?當我們再伸出疲憊的雙手,是否還能抓得住逝如流水的年華?把一切放下,兩袖清風,靜待花開花落,笑觀雲卷雲舒,這才是真正的幸福。

靜坐紅塵,與時光對望,執一紙素箋,舞一段情愫。見或不見,曾經在心;念或不念,默然相伴。薄涼也好,溫暖也罷,惟願歲月永遠這般靜好,合掌一些記憶,相守一箋素白,無論苦樂,無論傷痛,低眉含笑,淺夢淡行。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